网站首页

隐忍一生怒而爆发 红衣司马懿演技炸裂一鸣惊人

大字 日期:2018-01-13 来源:北方网

  从夏天追到冬天,历经了司马懿“躲猫猫”、刘阿斗日常“哭唧唧”、曹叡沉迷“女装秀”等剧情之后,由张永新执导,吴秀波、刘涛、李晨、张钧甯、唐艺昕等实力派演员出演的《虎啸龙吟》终于迎来大结局,而最后的华彩篇章——高平陵之变,是司马家族崛起与曹魏政权消亡的转折点。

  主演司马懿的吴秀波并没有令观众失望,他身着红袍持剑起事的一幕,或许是近年来司马懿最经典的荧屏形象之一。有观众惊呼“司马懿终于黑化”,这与半年前人们对《军师联盟》“洗白司马懿”的质疑,形成有趣的对比。只是,上下两部作品贯穿司马懿一生,人性的复杂,绝不是洗白或黑化这么简单。

  红衫司马懿燃爆了 

  为吴秀波演技疯狂打call 

  司马懿的履历是一部长期压抑,老年爆发的忍者人生史,而《虎啸龙吟》剧情亦如司马懿本尊,38集等待,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随着红袍司马懿上线,曹魏历史上的重大节点——高平陵之变终于登场,三千死士、白衣寒刃,司马懿红袍加身、白发蓬头却难掩满面肃杀之气,指挥若定,震慑四方。

  网友纷纷表示,这段剧燃爆了,不仅画面美、配乐棒、台词好评,吴秀波的演技更是炸裂。不仅步履、声线和动作完全像一位耄耋老者,而且与之前生病的司马懿简直判若两人,当他手持宝剑登场,坚韧地弓着身子、眼中充满凌厉和狠毅,特写镜头下,每一寸肌肤都是戏,让人觉得心潮澎湃。而且,司马懿满脸黑黄、布满深深沟壑和老人斑的妆容更为这个角色添色,可见剧组用心良苦。

  而当画面闪回初初入仕时的清俊书生,那一作揖一回望,恍如隔世,让人唏嘘,时间终究摧折了人心。也不禁感慨,曾经一而再再而三隐忍的司马懿,怎么就突然“起事”了呢?难道72岁的司马懿只是因为张春华的离去愤然而起吗?当然不是。

  正如主创团队所说,司马懿的一生是一部欲望沉浮史。时间浇灭理想、岁月膨胀欲望,曾经的司马懿在努力压制自己的欲望,是受当时政治、社会环境等多方面影响,司马懿才逐渐从一个儒法的支持者变为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比如,他曾对儿子司马昭这样说:“我没想到,我拼命压下去的欲望竟爆发在我儿子身上。”

  回顾司马懿的一生,年轻时期的他也曾满怀正义和理想主义,为了躲避出仕而压断自己的双腿,当面对夫人春华对自己懦夫的质疑,他说:“我轧断双腿,是下策,如若不然,我既辜负了寒窗苦读还可能成为别人的手中刀。这一辈子不光活个生死,总得活个对错。”在当时的司马懿看来,对错比生死重要。

  《军师联盟》开局,他与杨修的一场大辩论上,也可以看出,他早期的思想是儒法观:国家的利益与稳定处于第一优先序列,对国家的责任处于第一优先序列,个人的私利是上不了台面的。这从他曾经的自我剖白——“我一个学子最大的抱负,就是找到一个君王,臣之,辅之。也许,我还能和他一起结束这乱世。”以及对学生的教导——“这世间有诸多痛楚,诸多不公,只有咬着牙,忍常人所不能忍,才能为常人所不能为。”中也可见一二。

  而司马懿的思想开始出现转变,最明显的体现是在“空城计”中。从司马懿与诸葛亮的神交对话中,可以看出,当时司马懿已经猜出西城是座空城,但当诸葛亮提醒他当心功高盖主、鸟尽弓藏时,尽管司马懿嘴上说“我只要进了这西城,杀了你诸葛亮,我司马懿就流芳百世了”,却依旧选择了撤退,因为这时,他“依依东望”,望的是家族利益,望的是朝野之形势,至此,他开始摆脱儒家的天下观与“道统”。

  而没有了“道统”的约束,又缺乏与曹丕那样的感情基础,他与曹叡由效率机制与权力机制决定的关系,便直接进入了赤裸裸的权力博弈,两人都互相防范、如履薄冰。

  所以后来,在与柏灵筠抚琴时,司马懿说“我羡慕孔明,既是刀,还是执刀之人”,从这羡慕中我们可以看出,不愿做他人手中刀的司马懿已经开始向往成为一个“执刀人”。

  此外,“空城计”中,司马懿还说了一句话,也十分值得人们深思,他说:“我跑过了文帝、跑过了武帝,但我总是跑不过我自己心中的恐惧。”确实,三国魏晋时期门阀斗争造就整个权力格局十分不稳,权力斗争极其惨烈,你死我活,剩者为王。在这种由权力架构而成的社会体系中,被牺牲的常常是弱势一方。所以每个处身其中,处于弱势地位,并被强势者深深猜疑的人都深怀恐惧,司马懿始终怀有这种恐惧,所不管是前期的隐忍还是后期的爆发,也均来源于这种恐惧。

  有此来看,当儿子司马师被诬入狱、结发妻子张春华猝然离世,再加上曹爽的百般羞辱,72岁的司马懿真的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而披上红袍,掷地有声地说出那句“做了一辈子别人的手中刀,这一次,我是执刀人”,也是意料之中了。

  眉眼之间皆是戏 

  吴秀波后再无司马懿 

  当然除了好看、有深度的剧情,《虎啸龙吟》的成功更离不开吴秀波对不同时期司马懿的精准把握和精彩诠释。

  一个演员能在一部戏中留下几个值得观众津津乐道的戏眼,已经蔚为难得,但吴秀波的表演,可圈可点之处却颇为壮观。从《军师联盟》到《虎啸龙吟》,一路纵览,吴秀波的表演可谓收放自如,精确输出。很多网友说,他演活了心中的司马懿,完美诠释了羊性和狼性,“波叔之后再无司马懿”。

  比如“空城计”中,尽管是对手,但司马懿对诸葛亮却先是表现出“迷弟”一般的崇拜,从一定程度上表现了司马懿理想主义的一面,但随后在家国利益与个人私利的抉择中,他的每一个微表情又表现出他的挣扎与痛苦以及内心的恐惧,即使没有更多台词加持,但司马懿丰富的内心戏也让观众了然于胸。

  再比如上方谷之战时,司马懿与两子先是困于大火与死神抗争,接着又绝处逢生被雨水所救,从死到生,从悲到喜,这场起伏跌宕的重头戏吴秀波给人的感觉也只能用“惊艳”来表达。

  开始,为救儿子,司马懿哪怕知道是“请君入瓮”也毫不却步。血目喷张,抓起水袋浇头后架马冲进火海,这一系列的神情与动作将司马懿的舐犊情深展现得淋漓尽致。随后身陷火海,司马懿抱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双目赤红,大悲之情真切感人,而当第一滴雨滴滴到他额头时,波叔的眼神开始变化,从惊讶到惊喜再到狂喜,仿佛眼角的皱纹都带着愉悦。

  尽管台词很少,但波叔用眼神诠释得层次分明又到位,简直就是“眼技”的教科书。

  司马懿的“一人千面”也被诠释得淋漓尽致,不管是与妻子在一起时的深情隽永,与敌人交锋时的锋芒毕露,还是《军师联盟》中的青涩有抱负,以及《虎啸龙吟》中的隐忍和后期“黑化”,随着剧情的发展,吴秀波的表演方式总是随时在发生着变化,但唯一不变的却是他作为一名演员的水准。

  用戏剧探讨人性 

  诠释一个现代的“司马懿” 

  不管是《军师联盟》还是《虎啸龙吟》,剧集的制作水平、演员的演技都无可挑剔,唯一被观众质疑的,是这剧是否忠于历史、是否有“美化”司马懿的嫌疑。

  实际上,戏剧并非还原历史,而是想要通过戏剧表达某种创作者的态度,引发某种思考,正如导演张永新所说,“我们不仰视也不俯视,我们平视,我们拍的就是活生生的、鲜活的司马懿。”所以,这剧不是“美化”也不是“抹黑”,而只是要通过司马懿的一生,来探讨生存、欲望、胜败、归处等问题,既呈现他的好,也不避讳他的坏,只是通过司马懿身边人对他的评价,来表达主创的价值导向。

  比如到最近播出的剧集中,曹叡死、曹爽能力不支,在没任何权力制约的情况下,司马懿将自己前期所有因权力平衡与压制所产生的恐惧、压抑全部转化为膨胀的欲望,开始靠以暴止暴、残忍杀戮降低恐惧。就算柏灵筠劝他“现在咱们司马家什么都有了,你是注定要入史书的人,现在应该要修德望,还有声誉啊”,他也全然不听,这时的他已不再顾及自己的生前身后名,他只在乎家族的利益与命运,甚至不惜把政敌夷三族来保全家人,连三岁小孩儿也不放过。

  所以柏灵筠说她,“你是因恐惧而杀人,这样卑鄙怯懦的司马懿,我打心里瞧不起你!”司马孚厉声质问他“昔日的二哥,不惜自断双腿也要躲避曹公。可今日的二哥呢?与曹公又有什么分别?”

  该剧成功的因素有哪些?首先,主角是个典型的“反英雄”角色,他不再是像诸葛亮那样远强过普通人的智慧神,也不是曹操那样霸气外露的枭雄,而是一个在现实中如我们一样的普通人,有欲望、有恐惧,在各种权力与利益的夹缝中委曲求全、如履薄冰,所以当他“揭竿而起”时才有那么多观众感同身受地大呼“爽”!但电视剧并不止步于此,随后又通过对他起事的呈现,让我们反思,在欲望的引领下,我们该如何控制自己,克服恐惧,将这种欲望变成一种正能量。

  所以,剧集还用了一种俏皮的意象化表达方式——那只叫“心猿意马”的乌龟,乌龟善忍,又能屈能伸,跟司马懿一生小心谨慎、隐忍善谋的性格十分贴合,剧中的“心猿意马”,某种程度上与司马懿互为映射。剧集最后,众叛亲离但军政大权尽收己手的老年司马懿在洛水河畔打起五禽戏,放掉了“心猿意马”,并在人生的最后说了一句“去吧,我的心猿意马。”这句话就是一种隐喻,“心猿意马”代表着司马懿一生的隐忍和抱负,他最终放走“心猿意马”,代表他终于看透,无论如何争权夺利,人最后的归处总是殊途同道。正如曹操临终前说的“这江山,谁都带不走”,站在生命的尽头,司马懿说这句话,也意味着放下。而这更为司马懿复杂人性添加了有趣注脚,为这部作品增添一分哲学意味的终极思考。

  到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说主创者的态度是在角色态度之后。司马懿的态度真的不是吴秀波的态度,但吴秀波的态度却是通过司马懿,通过司马孚、柏灵筠、侯吉,通过所有的人,甚至最后通过一只乌龟来讲述的,他从未放弃歌颂人性的善,但也未曾有过一刻放弃人性中的恶,所以,这部戏讲述的是司马懿的一生,让你见证的是人心。

[责任编辑:姜婷]

南昌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转载文字、图片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并且不以盈利为目的,转载稿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南昌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南昌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南昌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所有人联系,如果本网所转载稿件的作者或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ncnews123@sina.com)或电话(0791-86865371,0791-86865387)通知本网,本网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24小时论坛热帖

< 分享到 设置
+ - 正文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