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寻古行者刘勇痴心不改:追寻幽山空谷、佛殿竹林

大字 日期:2018-02-08 来源:北京晚报

  追寻幽山空谷佛殿竹林走遍山西119个县市区

  痴心不改的寻古行者刘勇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一望无际的黄土地、血红的残阳、隐约可见的断壁残垣……在44岁的北京人刘勇眼中,山西是一片吸引他流连忘返的神秘之地,黄河岸边、太行山上的长城残墙、千年古寺、大院古村所,7年的时间,他走遍了山西119个县市区。

  别人去山西多爱往风景旅游区里扎,可是刘勇却偏偏爱往别人都不愿意去的穷山沟里钻,因为那里才是等待人们去揭开神秘面纱的山西。“山西是全国现存早期地上文物最多的地方,而让我感到遗憾的是,山西遍地都是的文化遗产因为这些年来不被重视,很多已经或正在消失。”刘勇说,行走在山西的每个角落,除了探访古迹、追溯历史文化,他更希望通过自己记录和故事激发年轻人去客观了解文化的根,在此基础上创造属于这个时代的民族文化。

  曾经 困惑职业前景迷失自我

  44岁的刘勇在北京胡同里长大,因为喜欢历史,高考那年,他报考了首都师范大学历史专业。本科毕业后他又攻读了硕士研究生。刘勇说,如果没有什么变动,他似乎能够看到自己未来的人生道路:继续攻读学位,留在高校当老师,一直工作到退休……

  虽然学的专业是历史,可刘勇并不是个只喜欢读书的书呆子。或许,是留存在骨子里的那么一点儿不安分,1999年他拿到硕士学位毕业后,没有选择留校,选择了成为一名人文地理杂志编辑。“在大学里,我能够预知自己的将来,这样的生活并不是我想要的。而到了社会,一切都是未知,我喜欢去探索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在辞职之前,刘勇最后的工作是在华远国旅做旅游书,其中“畅游美国”、“畅游日本”等已经印到第十版了。做了10多年的旅游编辑,刘勇曾策划过选题,去国内外采访,但是他觉得那些杂志上的游记,有很多是经过人为加工过的,并非是真实的生活,他厌倦了这样的工作,想换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转变 行走中找到人生新目标

  那么,到底什么样的工作才是自己想要的?是养家糊口还是去追求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和很多人一样,一开始,刘勇自己也有些困惑,“裸辞”后,对于今后的生活和工作目标他并不明确。于是,他就想不如给自己放个长假,去别的地方转转。或许,换一个环境,能让自己静下心来。

  刘勇读研究生时,曾读过一本记录西行故事的古代名作,根据这部名作中的记录,作者的家乡就在山西东南部襄垣县。于是,追寻着幽山空谷、佛殿竹林,刘勇一路探寻,在襄垣县仙堂山,他看到了残存的5座石经幢构件,其中有一个的题记写着:“至道三年二月七日”。“至道”是北宋太宗使用的最后一个年号,这件经幢竟是北宋初年的遗物。

  这段访古经历让刘勇把今后自己的旅行也定在了山西。起初,他给自己定了3个月的时间,一边旅行,一边翻阅资料,写一些旅行记录,3个月下来,竟然也攒下了八九万字。路走得多了,刘勇反倒觉得自己对山西越来越不了解了。这些疑团把他探访山西的欲望激发了出来。他的山西行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人生的目标似乎在不断的走走停停中有了新的定位。

  寻觅 每一次都能收获温暖

  刘勇去的地方,并不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乔家大院、平遥古城、云冈石窟……而是位于黄土高原纵横沟壑深处的各类文物古迹。这些地方,有的需要坐长途汽车,有的连直达的公共交通都没有,刘勇在山西利用各种交通工具,绿皮火车、长途车、拼车、包车,甚至是三轮车、摩托,对他来说,只要能到达目的地就行。

  在山西寻古的7年里,刘勇感受到的,除了大城市中难得的平静,还有当地老乡们的质朴。有一回去偏关,刘勇在路边等很久都没车路过,一个中年人过来,主动搭讪,说他是附近工地的卡车司机,卸了货就能走。“我第一次坐那么高大的卡车,视野开阔,感受非常奇特。”刘勇说,司机的家离县城还有一段距离,不仅把自己留下来吃饭,还用摩托车带着他去县城,转了城里的几个古迹……萍水相逢却那么热情,刘勇十分感动。

  有一次,刘勇在傍晚时分搭乘上了一辆去沁水的长途车,在车上,他遇到了回家的农民工兄弟,他们恰巧住在柳氏民居附近,在得知刘勇寻古的事情后,他们找朋友的顺风车带刘勇来到土沃村,分文不取……刘勇在访古笔记中,记录下了这些点滴温暖。“一个真正的旅行者,不该是个‘入侵者’,要对别人的家园抱有敬畏,这样才不会被人反感,才能得到尊重和收获善意。所以,我选择去山西,去寻找那些过往的精神和物质碎片。”

  全国80%的早期地上文物都在山西,对刘勇而言,山西就是一个等待发掘的巨大宝库,等着他去寻宝。在山西,刘勇践行着万卷书万里路上的人生。文物是历史的载体,这些文物古迹能在原地保存至今,根源还是因为人。边走边研读,不仅让他触摸到了真正的历史,也从心底爱上了这片土地。用他的话说,是找到了真正的自己。

  当然,去探访并不是一帆风顺。“有时候你到了一座寺院,但是看门人不在,只能等到下次再去。”刘勇说,山西村庄里的古迹很多,但是由村民担任的文管员大多家里还有田地要种,为谋生忙碌。山西的老乡们让刘勇看到人性质朴的一面。那里保存着数百年,甚至上千年原汁原味的早期文化,村民们都毫无保留地展现给刘勇,让他能够近距离地触摸到那些原生态的文化遗存。

  探访 带着课题追寻历史脚步

  在不断的行走中,刘勇也结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山西省古建公司的资深工程师孙书鹏就是其中一位。两人最早在微信上认识,谈话中刘勇得知,孙书鹏在做一个修缮灵丘古塔的项目,恰好过去他没有进入塔内观看过里面的辽代壁画。于是,他再去探访。这样重复性的造访,在他的旅行中不乏其例。刘勇称之为“补课”。但还有一些地方,因为天气、闭馆、维护等原因没有去成,或需要多次考察的,他都愿意不厌其烦的再去。因为每次去探访,文物所呈现的状态不尽相同。

  每一次田野访古,刘勇都会预先做足功课,力求高效完成既定目标。作为专业的研究者,刘勇的行走并不是人们想象的背个包随便走走。他是带着“课题”去做研究,每次也都会认真地对自己的探访进行记录。“再过百年,后人可以从记录中了解文明的痕迹。”

  7年的时间,刘勇的足迹踏遍了黄河岸边、太行山上、千年古寺、深宅大院,那些尘封的文物,让独行的刘勇在恍惚中已穿越千年:比如在稷山县马村,青龙寺元代壁画和宋金墓群戏曲主题砖雕墓群就紧挨着;五台山、云冈石窟和平遥古城是山西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在它们身边也有常被忽略的美景——五台山外唐佛光寺、南禅寺为代表的台外古寺群;大同城里的上下华严寺、善化寺、外长城沿线的密集古堡群;平遥城外双林寺2000多尊彩塑、镇国寺万佛殿建筑和造像……刘勇常常遇到的情况是,游人几乎为零,很多地方都成了他的“个人专场”。看到这么多少人关注的瑰宝在这里还保持着原生态的沧桑,这让他既感到庆幸,同时也感到文明的传承任重道远。

  努力 让更多人重视传统文化

  一年有大半时间,刘勇都是在黄土高原的山川河谷中度过。在山西行走了7年,刘勇的足迹踏遍了119个县市区,路走的越来越多,探访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越来越多,他想的事情也越来越多。

  很多古迹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2015年,刘勇在晋北探访广武段明长城残存的城门洞,一年后,曾经矗立在山头的孤独的塞外之门坍塌,刘勇在痛心之余也不断反思文物保护。“这里有大量的传统文化遗产,文物保护工作再上台阶急需形成各方合力。文化旅游业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很多古迹深藏山中,它们或是被遗忘,或是悄然消失。”

  在文物保护方面,刘勇也有自己的想法:“数百年,甚至是上千年的文物古建,一旦损毁,即使修复,也是现代的仿品。”在行走中,除了对历史文献典籍的考证,他也发现了更多现实问题,“就拿古建修复来说,需要修的太多,人员缺口巨大,材料供给严重不足。比如,很多木材需要放置一两年后才能用于施工,但现在为了赶工期,这些细节已经很少被注意了。”

  刘勇把自己行走多年的经历汇集成册,通过图书和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传播。他说,他希望能和同道中人一起梳理家底,更重要的是能够创造属于这个时代的文化。(记者 李环宇

[责任编辑:谢凡洋子]

南昌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转载文字、图片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并且不以盈利为目的,转载稿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南昌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南昌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南昌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所有人联系,如果本网所转载稿件的作者或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ncnews123@sina.com)或电话(0791-86865371,0791-86865387)通知本网,本网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24小时论坛热帖

< 分享到 设置
+ - 正文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