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创建川陕边根据地

大字 日期:2017-04-11 来源:国防部网站

  1930年3月,中共中央军事部改称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

  1930年5月中旬,全国红军代表会议在上海秘密召开,研究确定红军建设发展的一些重要问题。

  1930年8月23日,红军第一方面军在湖南浏阳县东北的永和市组成。

  1930年10月,中共中央颁布《中国工农红军编制草案》等法规、条例。

  1931年1月15日,中共苏区中央局在宁都成立。

  1931年11月7日,红军第四方面军在湖北黄安县七里坪组成。

  1931年11月25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成立。

  1932年12月,红军第四方面军进军川北,开始创建川陕边根据地。

  1932年12月15日,红四方面军在陕南西乡县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决定趁四川军阀刘湘和刘文辉在川西混战、川东北地区兵力薄弱之机,向川北进军。12月18日,红四方面军先遣部队进至两河口,20日部队进驻通江。

  1933年1月28日,田颂尧宣誓就任“川陕边区'剿匪'督办”,将他在川西参加混战的部队调回川北,部署对川陕苏区实行三路围攻。田颂尧的29军辖5个师及军师独立旅,共60个团,他投入三路围攻的部队30多个团,约3万多人。2月12日,田颂尧发动三路围攻,很快控制了巴河右岸。

  红四方面军在通江县城列宁公园召开了军事会议,徐向前总指挥提出了反田颂尧三路围攻应采取“收紧阵地、节节御敌”的战略方针。首先分兵固守隘道要口,节节抗击敌人,尔后集中兵力实施反击。

  至3月18日,敌军虽然占领了巴中、南江两座县城,却付出了伤亡8000多人的惨重代价。红军主力根据作战方针,在北起贵民关,南沿官渡口、观光山、大明垭、杀牛坪至得胜山一线,步步设防,阻击敌人。又由得胜山向东北沿麻石场、龙凤场、竹峪关一线占领新的阵地,继续与敌周旋,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从3月下旬至4月25日,敌我双方呈对峙状态。

  4月26日,田颂尧部又向红军阵地发起强大攻势。红军继续依托险要阵地、工事,以猛烈的火力、灵活的战术,顽强地进行阻击,并再次收紧阵地,主动放弃通江县城,将红军主力集中于通江空山坝一带。

  5月17日,红四方面军在空山坝指挥所召开军事会议,决定改变作战方针,停止收紧阵地,转为对敌反攻。徐向前总指挥提出反攻的首要对象是打击已冒进至空山坝的敌人左纵队13个团,并对部队行动作了具体部署。5月20日夜,红军各部队进行了声势凌厉的大反攻。仅10余日,就将田颂尧花了4个月占领的地区全部收复,毙伤敌人官兵1.4万余人,俘敌旅参谋长李汉成等官兵万余人,缴获各种枪支8000余支(挺),迫击炮50门。田颂尧的部队损失近半,残部退守嘉陵江沿岸。

  粉碎了田颂尧的三路围攻之后,不到半年时间,川陕苏区的面积扩大了一倍以上。北起陕西的镇巴、西乡,南至仪陇、江口,东达万源,西抵广元、苍溪附近。纵100余公里,横150公里,面积约3万平方公里,人口达200余万人。

  二、三次外线进攻作战

  1933年8月,川陕苏维埃政府在巴中城召开了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通过了《目前政治形势和川陕省苏维埃政府的任务》的决议。会议决定在进行苏区建设的同时,依托根据地,采取由北向南、各个击破、全面推进的作战方针,主动对敌发起外线进攻。

  (一)仪(陇)南(部)战役

  1933年6月,田颂尧“三路围攻”失败之后,大部分兵力撤退到嘉陵江以西,在嘉陵江东岸的广元、苍溪、阆中、仪陇、南部等地只有18个团的兵力驻守。红四方面军决定首先乘胜发起仪(陇)南(部)战役。8月12日,以红9军为主力,对敌发起攻击,历时半月,共歼灭田颂尧部3000余人,缴获枪支1000余支。夺取了洪山、三合、碑院等盛产食盐的地区,缴获食盐10余万斤,并恢复盐业生产,年产食盐70余万斤,保证了苏区军民的食盐供应。苏区扩大到仪陇全境及广元、昭北、苍溪、阆中、南部等县在嘉陵江东岸地区。

  (二)营(山)渠(县)战役

  盘据在营山、渠县等地的军阀杨森20军的部队,占据了巴中的玉山场、鼎山场等地,突出于仪陇和江口(平昌)之间,犹如一把刀子顶在根据地的腹部,成为红军向南发展的严重障碍。红四方面军决定发起营(山)渠(县)战役,拔掉这把顶在根据地腹部的刀子,首先消灭玉山场、鼎山场之杨森部混成第2旅,尔后,向南发展。红9军、红30军主力,于1933年9月22日对敌发起攻击,在红军的凌厉攻势下,敌军节节南逃。10月3日攻克营山县城,逼近渠县城郊,6日占领蓬安对岸的周口。共毙敌1000余人,俘敌团长以下2000余人,缴获枪支2500余支。川陕苏区向南扩展50余公里。

  (三)宣(汉)达(县)战役

  仪(陇)南(部)战役、营(山)渠(县)战役胜利后,红四方面军决心发起宣(汉)达(县)战役,打击盘据在宣汉、达县、万源、城口之敌刘存厚部,进一步扩大川陕苏区。刘存厚部盘踞达县20余年,有兵工厂、印刷厂及大批枪支、弹药和大量的银元、布匹,都是建立和巩固根据地的急需物资。

  宣(汉)达(县)战役于1933年10月16日开始,19日解放宣汉,20日攻克达县城,21日占领万源,直抵城口近郊。历时11天,重创刘存厚的23军,歼敌6个团,毙敌1000余人,俘敌3000余人,缴获枪支8000余支,火炮36门,子弹500余万发,电台2部,银元100多万两,布匹20万匹,棉衣2万余套,以及兵工厂、被服厂、造币厂等全套设备。

  在宣(汉)达(县)战役中,红四方面军得到了王维舟领导的川东游击军的有力配合,战后,川东游击军改编为红四方面军第33军,王维舟任军长。

  三次外线进攻战役后,一场轰轰烈烈的扩红运动开展起来。红四方面军发展为5个军,8万余人。另有地方武装1.5万人,赤卫队、少先队等群众武装数十万人。川陕苏区扩展到东至城口近郊,西到嘉陵江沿岸,南达营山、达县,北抵陕南镇巴、宁羌的广大地区。纵400余里,横500余里,总面积达4.2万平方公里,人口约600万人。控制了通江、南江、巴中、仪陇、营山、宣汉、达县、万源8座县城,先后建立了24个县(市)的革命政权,使川陕苏区和红四方面军发展到鼎盛时期。

  三、反“六路围攻”

  1933年10月4日,刘湘就任四川“剿匪”总司令,总司令部设在成都,将四川军阀部队编为六路,分布于川陕苏区的东、南、西周边地区,准备以绝对优势兵力对红军发动进攻。

  参加六路围攻总兵力共110个团,约20万人。另有空军2个中队,飞机10架。从西起广元东至城口的1000余里弧形线上形成了对川陕苏区的合围态势。

  第一路为28军邓锡侯部,共18个团,由广元、昭化向木门、南江进攻;第二路为29军田颂尧部,共24个团,由阆中向巴中进攻;第三路为新编6师李家钰部和23师罗泽洲部,共15个团,由南充向仪陇、巴中进攻;第四路为20军杨森部,共12个团,由蓬安向鼎山、通江进攻;第五路为21军刘湘部,共24个团,由开江、开县向宣汉、达县进攻;第六路为23军刘存厚部,另有土匪王三春部共18个团,由开县、城口向万源进攻。

  刘湘企图采取分进合击,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的战术,围歼红四方面军于川陕边境地区。战役筹划分为三期实施:首先攻占宣汉、达县、江口、营山、旺苍、木门、恩阳、曾口等苏区外围地区;尔后攻占巴中、南江、通江等苏区中心地区;最后攻占苏区后方苦草坝。

  面对四川军阀联合进攻川陕苏区的严峻形势,红四方面军在通江召开会议,研究制定反围攻作战方针:采取坚守阵地,依托有利地形,节节阻击,不断杀伤、消耗敌人,削弱敌人进攻力量;抓住敌人的弱点,创造和捕捉有利战机,适时集中优势兵力,快速反击,各个歼敌;对退却之敌,实施大纵深迂回战术,分割包围,速战速决。

  由总指挥徐向前亲自指挥红4军、红9军、红33军及红30军2个师共20余个团,布防于万源、宣汉、达县一带的东线,抗击刘湘精锐部队和刘存厚的第五、六路军。

  由副总指挥王树声、30军政委李先念统一指挥红31军、红30军的90师和红9军的27师等10个团,布防于北起广元、嘉陵江东岸至营山、渠县以北一带的西线,钳制敌第一、二、三、四路军。

  另以红30军2个团置于通江与旺苍的边境监视陕南敌军之行动。

  从1933年11月16日,敌人开始发动总攻,至1934年1月中旬的两个月内,红军东西两线的部队和地方武装,英勇抗击敌人进攻,共毙伤敌人1.3万余人,粉碎了敌人的第一期总攻计划。1933年12月至1934年春季,红军节节胜利,使敌人的第二期、第三期总攻计划相继破产,再次付出了3.5万人的惨重代价。

  1934年5月15日,刘湘在成都召开会议,制定了第四期“剿匪”计划,共投入兵力140余个团,再次向川陕苏区发起进攻。

  红四方面军决定从西线敌人左侧依托巴山进行反击,首先打击敌第一路邓锡侯部,成功后转入反攻,由北向南横扫西线敌军,然后转进东线。

  东线的红军在万源至通江一线有力地阻击了敌人后,撤到根据地后方,纵横仅一、二百里范围。刘湘集结了总兵力的五分之四,约80余个团,10多万人压向东线,企图夺取万源,截断川陕通道,将红军消灭在通江以北地区。7月上旬,红四方面军决心实施“万源保卫战”,决定从东线开始反攻。西线将敌第一、二、三、四路军钳制于原地,利用万源附近有利地形,以少数部队坚守防御。主力在二线休整,以备反攻。

  7月11日,“万源保卫战”开始。红军采取“夜袭击破,大纵深迂回包抄”之战术,对敌实施反击作战。8月10日,红31军93师274团奇袭青龙观得手后,红军主力向敌纵深发展进攻,形成了分割包围敌人的有利态势。在徐向前、李先念、陈世才的直接指挥下,部队直插木门以西的黄猫垭、旺苍坝,向敌人第二路兜击。陈世才带先头部队急速穿插,徐向前、李先念带后续部队快速跟进,经过一天一夜急行军,红军刚到黄猫垭占领阵地,敌人便溃退下去。徐向前命令部队旋即展开,包围敌人十多个团,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歼敌一万余人,缴获长短枪7000余支,迫击炮40余门。至8月下旬,敌人共发动五次大规模进攻,损兵折将,却未获进展。

  至9月22日,北起广元,南至阆中的嘉陵江东岸地区全部收复,敌第一、二、三路逃至嘉陵江东岸,第四路逃至营山、渠县地区。至此,刘湘精心策划的六路围攻彻底破产。

  反六路围攻战争历时10个月,战绩卓著。总计毙伤敌副司令郝耀庭以下官兵6万余人,俘敌2万余人,缴获枪支3万余支,炮100余门,击落敌机1架。这一伟大胜利,沉重打击了四川军阀的暴虐统治,大大鼓舞了川陕苏区广大人民群众斗争的勇气和胜利的信心。

  四、嘉陵江战役

  1935年1月22日,中央电示红四方面军:全力向嘉陵江以西进攻,配合中央红军北上。

  为贯彻落实中央指示,红四方面军在旺苍坝召开紧急会议,作出四项重要决定:一、暂时停止同胡中南的角逐;二、由红31军和总部工兵营火速收集造船材料,隐蔽造船,解决渡江的工具问题;三、适当收缩东线兵力,准备放弃城口、万源一带地区;四、以主力一部出击陕南,调动沿江敌人北上,为在苍溪、阆中一线渡江创造战机,并接应已进入陕南商县一带的红25军。

  2月初,红四方面军开始发起陕南战役,仅10余日,就先后占领了宁羌、沔县和阳平关重镇,歼敌4个多团及一批地方民团,缴获机枪70余挺,步枪5000余支,俘敌团长以下官兵4000余人。2月中旬,红四方面军回师川北,准备渡江西进以策应中央红军入川。

  陕南战役后,由于红四方面军的后方机关已转移到南江地区,西渡嘉陵江犹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于是红四方面军总部决定,继续执行原定向川甘边发展的方针,决定在苍溪、阆中之间西渡嘉陵江,配合中央红军在川南黔北的活动。

  3月28日夜,渡江战役开始。红军突击队登上木船,趁着月黑风高、涛声哗哗,敌人不易察觉的有利条件,奋力向西岸划去。敌军在哨棚内赌博正酣,直到突击队员全部登上西岸,居然毫不知觉。当突击队员向东岸发出胜利登陆的信号弹后,敌人沿江的防线才射出密集的炮火,企图封锁江面。红军的奇袭立即转为强渡,部队冒着炮火,经过几小时的奋力拼搏,终于在拂晓前全部到达嘉陵江西岸,并立即向敌纵深及两翼展开攻击,敌人犹如惊弓之鸟,狼狈逃窜。

  强渡嘉陵江战役历时24天,总计歼敌12个团,约1万余人,攻克了阆中、南部、剑阁、昭化、梓橦、平武、彰明、北川八座城市,控制了东起嘉陵江,西到北川,南至梓橦,北抵川甘边界,纵横150公里左右的广大地区,给邓锡侯28军、田颂尧29军以沉重打击,使其不少师、旅失去了战斗力。

  红四方面军实施嘉陵江战役,形成了南克中坝、彰明、直逼成都,北占青川、平武,北进甘南之势。四川军阀刘湘急忙将主力13个旅北调至绵阳地区,以防止红军进攻成都。蒋介石火速调兵遣将到陕西、甘肃设防,防止红军北上。红四方面军的积极行动,打乱了蒋介石原来的战略部署,牵制了大量敌军于川东北地区,从而有力配合了中央红军西出云南,北渡金沙江的行动。

    1933年5月8日,中国工农红军总部成立。

    1933年7月11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决定8月1日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从此,8月1日成为人民军队建军纪念日。

  1934年2月7日,红军第一次全国政治工作会议在瑞金召开。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江莉]

南昌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转载文字、图片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并且不以盈利为目的,转载稿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南昌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南昌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南昌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所有人联系,如果本网所转载稿件的作者或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ncnews123@sina.com)或电话(0791-86865371,0791-86865387)通知本网,本网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24小时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