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你说,年该是个什么味儿?

大字 日期:2017-02-10 来源:北京晚报

似乎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丁酉年的春节假期就在手指缝间溜走了,甚至就连被古代人视为岁首之标的“立春”,也已经在日历上翻了页。

“今年春节你怎么过的?”假期结束后的第一天,同事间的寒暄往往由此开始。有人说自己是吃喝睡懒散过日;有人感叹“瘦小离京胖了回”;有人笑称自己是在每天看烂片;有人则苦恼被逼相亲成了春节大餐。只是,无论是哪种开场白,结尾多数都少不了一句“感觉春节的年味儿越来越淡了”。

年味儿,是中国人对春节最在意的习俗的代称。犹记得,在自己还是小娃娃的上世纪80年代末期,过春节必不可少的三件事:穿新衣、放鞭炮、要压岁钱。大年三十一大早,父母会早早地把孩子叫起床,从头到脚装扮一新,假意大方地让孩子到大院里和小伙伴们野一会儿,再全家人一起去爷爷奶奶家拜年。80年代的家族,人口总是庞大的,我家的一顿团圆饭,必定是在爷爷家摆上两桌,一桌坐上喝酒划拳的大人,一桌坐上叽叽喳喳的孩子。那个年代,即便是手有闲钱,也很少在除夕夜就出门旅游。

吃完团圆饭,才是孩子们最激动的时刻——领压岁钱。当年的压岁钱可不是轻易能拿到手的,家中给孩子立下的规矩是先给爷爷奶奶磕一个响头,再甜甜地说上几句吉祥话,最后才能伸手拿钱。爷爷奶奶之后,家中排辈较大的伯伯们也会给每个孩子发点压岁钱,磕头就不用了,但吉祥话同样不能少。我家的游戏是,不能总重复同样的吉祥话,词穷的孩子常会因为憋红了脸而引来一阵哄笑。

压岁钱发完后,离春节联欢晚会也就不远了。趁着大人们收拾屋子的时候,孩子们就结队领着鞭炮去楼外撒欢儿,常常是哥哥们负责“最危险”的点炮工作,弟弟妹妹们负责在后面拍手叫好。当年的礼花颇为单一,也绝没有现在的富丽堂皇,可那个叫“钻天猴”的鞭炮却是我记忆中最棒的品种。

随着我挣了工资,成了“大人”,春节的过法也变了。大家族的长辈依次离去,除夕夜的团聚规模越来越小,而最流行的方式也变成了年三十儿晚上在海外点灯守岁。孩子们的压岁钱依然要给的,可磕头和吉祥话的“礼仪”已经全免。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也从主角变成了“画外配音”,年轻人常常是在低头抢手机红包的间隙抬头看一眼面前65英寸的高清电视,偶尔讨论下当红“小鲜肉”的衣着嗓音。

有人说,这不是年味儿。我认同,这已不是传统的年味儿,但技术在变化,过年的方法势必也会发生改变,只要陪伴在侧,谁又能说手机红包中包含的不是另一种年味儿?就像可乐香槟曾是我们孩童时最喜爱的一种饮料,现在的孩子却早已经不爱喝了。

赵莹莹J201

[责任编辑:李新]

南昌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转载文字、图片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并且不以盈利为目的,转载稿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南昌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南昌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南昌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所有人联系,如果本网所转载稿件的作者或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ncnews123@sina.com)或电话(0791-86865371,0791-86865387)通知本网,本网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24小时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