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湘剧《田老大》长沙公演 19日将晋京演出

大字 日期:2016-09-20 来源:红网

现代湘剧《田老大》在长沙实验剧场进行公演。

“田老大”(左一)由著名湘剧艺术家曹汝龙饰演。

现代湘剧《田老大》剧照。

    红网长沙9月13日(时刻新闻记者 汤红辉 通讯员 彭文 实习生 饶茂乙) 13日晚,由长沙市湘剧保护传承中心、长沙市剧本创作中心创排的现代湘剧《田老大》在长沙实验剧场进行公演,这也是《田老大》晋京演出前在长沙的首次演出。19日,《田老大》将代表长沙作为“湘戏晋京”的剧目之一,在北京全国地方戏演出中心(中国评剧大剧院)演出。

    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省文化艺术基金会会长肖雅瑜,省政协原副主席、省文联原主席谭仲池,省文化厅厅长李晖等领导观看了演出。

    《田老大》是长沙市委宣传部、长沙市文广新局组织创作的,为展现长沙历史文化名城风貌、传承弘扬湖湘文化精神抓的一部重点题材剧目。

    突出湘情湘韵

    田汉是长沙县果园镇人,我国著名的剧作家,中国现代戏三大奠基人之一。 1938年,国共合作的军委政治部第三厅在武汉成立,担任政治部主任的中共代表周恩来提出:要重视对地方戏曲艺人的了解、团结、支持和帮助。三厅厅长郭沫若设想是:“一方面把时势问题和抗战意义向他们灌输,另一方面也想改造他们的习惯,让他们了解一些新的戏剧艺术。”依据周恩来、郭沫若的指示,田汉于1938年11月长沙大火前,把湘春园、景星园、百合剧院的3个湘剧班的艺人组织起来,成立3个湘剧抗敌宣传队,后来又增加了4个队,到省内各地演出。这7个队共有队员500多人。

    长沙市湘剧保护传承中心、长沙剧本创作中心据此创排了现代湘剧《田老大》,讲述了抗战初期,田汉来到长沙,担任三厅六处处长,主管文艺宣传发声的故事。全剧便循着这条湘剧抗日救国的线徐徐开展,由田汉串联起国民党军官李栋埔、湘剧名角彭秋月和名小生刘少卿等众多人物,交织成一张爱恨情仇的网,叙说了一个感人肺腑的故事。

    老戏骨加盟表演

    该剧的主创团队阵容强大,艺术总监是著名剧作家盛和煜。 编剧、导演钱珏曾写过湘剧《谭嗣同》,是“文华剧作奖”得主。导演童晓阳多次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文华大奖;舞美设计王欢毕业于英国皇家戏剧学院,作品多次入选国家精品工程,是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舞美核心团队成员。 灯光设计刘海渊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灯光设计专业,其设计的作品多次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服装设计章月儿,是英国温布尔登艺术学院及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服装设计MA双硕士,曾在第53届世乒赛开幕任服装总设计。至于出演《田老大》的主演,可以说明星荟萃,特邀了湖南三大老戏骨加盟。剧中“田汉”一角由著名湘剧艺术家曹汝龙饰演,他是“梅花奖”“文华奖”双奖获得者,曾成功塑造了毛泽东、张广才、诸健、水天熊等角色。田汉母亲,由贺小汉饰演,是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黄禾,由唐伯华饰演,也是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文华奖获得者。

    “戏中戏”匠心独运

    该剧也紧扣并强调突出田汉是“戏剧魂”这一特质。在全剧的情节构置中,两处使用了“戏中戏”。

    一是彭秋月前来讨教老戏《抢伞》。田汉与之分饰蒋世隆和王瑞兰,引导其“体会她的处境,走进她的心灵,用你自己对生活的感悟去接近她,塑造她”。不仅启发了彭秋月的表演心得体会,并在饰演的过程中也找回了迷失的自我。借演戏完成了剧中人物彭秋月的心理转变。做到了舞台呈现好看好玩,又达到了人物转变合情合理的目的。

    二是田汉在书房改编《抢伞》为《旅伴》。此时,舞台一分为二。奋笔疾书的田汉,与刘少卿扮演的蒋世隆和彭秋月扮演的王瑞兰,同时出现在戏台上。共同唱出了戏剧从业者的爱国心声,唱出了中华民族的不屈气节。其时空的转换、交错,尽显戏曲之虚拟写意。

    同时,这部戏在创作上非常接地气,抓住了人的情感,包括田汉和母亲的戏,戏班里的父女情以及恋情等,一个“情”字抓得恰到好处,让观众如同感觉是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故事,没有时代的隔阂感。

    相关链接:

    剧情介绍 :《田老大》讲述的是抗战初期,田汉来到长沙,担任三厅六处处长,主管文艺宣传。田汉受到母亲的启发决定修改《抢伞》,使这出老戏既跟上民族救亡的形势又有观众缘。于是,田汉带着一大帮湘剧艺人去赴李栋埔的宴请。李栋埔误会田汉与彭秋月有私情。田汉却光明磊落。彭秋月伤感于得不到平等相待,要与李栋埔绝交,同时也为田汉的理解深深感动,发自肺腑地叫出了田老大。虽然时局艰难,宣传三队却显示出了新面貌。然而前线传来噩耗,李栋埔牺牲了。彭秋月悲痛万分。湘剧人义愤填膺。田汉告诉大家,湘剧人唱好戏,做好人,给百姓带去烽火中的精神力量,这便是每一个人的爱国。锣鼓敲响。田汉握笔在书房疾书,要把《抢伞》改编为《旅伴》。蒋世隆和王瑞兰出现在戏台上。书房与戏台,剧本与剧中,模糊了时空界线。田汉唱出了剧中人投军的决心,唱出了湘剧人爱戏爱国的新声,唱出了戏剧家对艺术和人格的坚守,唱出了一个中国人磐石般的民族气节。

[责任编辑:何珍燕]
已有0条评论

精彩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验证码: 验证码

24小时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