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从狂热到理性 虚拟现实产业沉淀再迸发(图)

大字 日期:2017-11-13 来源:深圳晚报

深圳虚拟现实技术创业公司经历争夺市场和资本“寒流”,如今开始寻找突破口

新华社资料图

  11月6日,“迈向未来,助力梦想——全球虚拟现实开发者大会”暨创新南山2017“创业之星”VR行业赛、2017中国新媒体创业滔客大赏VR专场决赛在深圳南山举行。

  来自全世界的众多VR行业顶尖大咖和创投界精英共聚一堂,见证着一场精彩绝伦的虚拟现实英雄之战。

  类似的VR峰会自2016年以来便一场接着一场登场,人们乐此不疲地谈论着VR,资本蜂拥而至,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VR”概念在大众眼前铺天盖地而来。

  然而,VR行业虚高的泡沫却很快被打破,仅仅几个月过去,2016年下半年,裁员倒闭、融资困难的消息频现,VR开始经历一场资本“寒流”的洗礼,身处VR旋涡的企业和资本也逐渐冷静下来,重新出发,开始新一轮的征程。

  在动荡之中,VR业界学会了沉淀。创业公司开始踏实做产品,VR行业巨头HTC也在去年与深圳市政府联合建立国际虚拟现实研究院,并发起100亿元的“深圳VR产业基金”,企图在深圳构建良性循环发展的VR产业生态系统。

  同时,京津冀虚拟现实协同创新研究院与北大、北理工、北航、杭师大中的虚拟现实研究院正为VR技术的研发贡献力量。而邦创、上华等一批VR领域专业投资基金和HTC VIVE X 加速器、麦迈科技等专业VR孵化器也逐渐集结深圳,再次吹响VR向行业应用发起突击的集合号。

  在这条充满不确定性的路上,无论是政府、企业巨头还是初创企业,他们都在不断努力,力争推动深圳乃至中国整个VR行业的前进。

  沉寂与喧闹:VR的历史沿革

  2016年,“VR”这个过去生僻的两个英文字母开始成为热搜词语,不仅众多的创业者、投资者纷纷入局VR领域,就连大众也开始熟知起“VR”。

  事实上,“VR”的发展可溯源到1957年,世界上出现了第一套VR系统“Sensorama”。到了1968年,计算机图形学之父Ivan Sutherland开发了头盔式立体显示器,显示器内部有一个小计算机屏幕能够放映图像。

  伴随着VR实物雏形的诞生,VR商业价值的开发进入一个新的高峰。上世纪80年代,美国VPL公司在VR行业隆重登场了,这是第一家将VR设备推向民用市场的公司。VPL先后推出了一系列VR产品,让VR在民间掀起了一波小热潮。

  这波热潮并未持续很久,到了90年代,VPL公司由于技术原因,难逃日渐陨落的厄运。而在1990-2010年漫长的20年间,尽管人们从未停止在VR领域的研究和开拓,VR由于技术尚未成熟、产品成本奇高,而沉寂多时。

  直至2012年一款头戴显示器设备Oculus Rift的出现为现今的VR产业带来了新的曙光。2014年,Facebook公司耗资20亿美金收购虚拟现实头盔厂商Oculus,各大全球顶级科技公司也纷纷紧随其后涌现VR产品,包括谷歌廉价易用的Cardboard以及三星的Gear VR等,截至2014年底,全球VR厂商便已拥有200家以上。

  中国工程院院士、虚拟现实技术与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赵沁平表示,虚拟现实是一项可能的颠覆性技术,其实现了从 2D到3D显示的突破,观看视野范围的突破,交互方式的突破,而随着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还可能成为互联网新的发展方向。

  科技界、投资界都看中了VR发展的潜力,短短两年间,“VR”一词风靡全球。2016年初,Oculus、Sony、HTC三家国际VR巨头陆续发布新一代消费级产品,资本不断涌入市场,VR新创公司陆续登场,业务涉及的范围从硬件至软件;游戏、社交、影视等各种领域,甚至是军事、医疗等专业市场。

  仅在2016年第一季度,VR领域全球融资金额高达2.17亿美元,比上一季度相比增长近8%。此番气象呈现出前所未有的“VR盛世”,入局者纷纷高呼VR元年到了。

  但是,人们尚沉浸于“VR盛世”的欢腾中时,一股“寒流”悄然而至,年中以后,资本渐冷,随之是一系列的裁员、欠薪、倒闭,一层阴霾笼罩着VR领域。

  资金的收紧让幸存下来的VR团队,不得不考虑转换商业策略,从专心研发爆款的计划转变为进攻B端市场,研发和制造更多适用于行业应用的VR产品。与此同时,在群雄逐鹿的时代,一些具备“独角兽”气质的创业公司不断涌现出来。

  乘势而上,VR创业公司紧跟热潮

  深圳脑穿越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脑穿越”)经过近3年的努力,逐渐在这场混战中崭露头角,其路演项目《VR场景互动培训金融行业解决方案》在“迈向未来,助力梦想——全球虚拟现实开发者大会”暨创新南山2017“创业之星”VR行业赛、2017中国新媒体创业滔客大赏VR专场决赛中获得二等奖。

  “选择在VR行业创业与我的一段经历有关。”这是脑穿越CEO黄庄第三次创业,前两次创业都是在互联网行业中。

  那是黄庄第一次潜水,在深海中的他见到了许多未曾近观的生物,“有一只很大的海龟从我面前慢慢地游过去,姿势很优雅,不远处的珊瑚也触手可及,一切都太漂亮了。”

  黄庄想与所有人分享这个美好的景色,但他不可能让每个人都过来潜水。于是,这个想法只能深埋在他的脑海中,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虚拟现实技术的存在,2014年,他开始着手创业,将梦想付诸行动。

  彼时的国内VR市场尚未成形,与当下的VR市场不能同日而语。除了Facebook收购Oculus,微软、HTC许多巨头也才刚涉足VR市场,许多冲入VR市场的团队一边摸着石头过河,一边静观其变。

  但那个时候的创业者对彼此都惺惺相惜,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气氛逐渐在这个小群体中蔓延开来。

  最初,黄庄将主战场放在消费者市场,主要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移动端VR游戏开发,一部分是聚合精选VR内容的脑穿越VR APP。2015年10月,脑穿越获得一轮Pre-A轮融资,由创新工场和真格基金合投。

  然而,消费者市场的反响并未像黄庄预期般热烈,硬件的限制与市场的接受度让销量开始下降,他开始转向C端市场,基于行业应用研发VR产品,为企业提供培训平台。

  “VR和其他产品不一样,它没有两倍三倍的成长,它可能只有10%~20%的成长。”黄庄坦言,在这一次创业中,最大的一个挑战是对整个行业的预盼。

  黄庄表示,无论TO C还是TO B方向,VR的发展最重要的是取决于技术本身的成熟度和用户的接受能力,而这些都需要VR创业者作出行业预判。预判过早或过晚,都会错失良机。

  “这个新科技出来的时候很火,期间有一段低潮期,但这是一个正常现象,我们现在是到了谷底,慢慢往上爬的过程了。”

  从疯狂到平静,中国VR产业的过山车之路  

  事实上,在中国有许多像脑穿越这样的公司,他们从2015年甚至更早就嗅到了VR的商机,纷纷扎入其中,期盼能在VR市场未开拓之前占据一席之地。然而,大多数的结局却如2016年的VR元年一般,还未真正热起来就跌入谷底。

  据《互联网+影视产业研究专题报告》显示,从2015年到2016年,VR产业的企业数量从200多家爆发到1600多家。然而,爆发式增长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市场的检验,一系列公司被淘汰。据悉,2015年,做VR头盔有两三百家公司,一年之内,有90%做头盔的创业公司倒闭了。

  “一些项目团队自己创造出一个所谓的需求,而并没有真正去前线调研,去了解市场需要什么。”深圳邦创虚拟现实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亚双表示,他挑选团队的标准之一,就是看这个团队所做的方向是否真正有市场需求。

  作为一家专注VR/AR行业早期投资的公司,深圳邦创虚拟现实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成立至今,已投资和拟投资几十个项目。公司规划为7年周期,总额2亿人民币,第一期投入3000万人民币。

  在陈亚双看来,VR产业化并非简易之事,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比如要渲染一个场景,做5分钟的样板,就大概需要耗费20万。”他所以希望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

  北京大学信息学院教授、北京市虚拟仿真与可视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汪国平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曾表示,VR技术应当是用来解决行业应用中的痛点,并且基于这个应用的方向去研发。这样的方式不仅对技术有更好的推动,对行业应用也有支撑作用。

  作为VR行业垂直孵化器,深圳麦迈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做行业最专业的综合性服务平台,整合链接创业公司,投资基金,企业等资源,促进行业繁荣快速发展。

  其公司CEO谢智高眼看着资本一路高涨,然后进入低潮。“在2016年的时候,你可以凭着一个PPT讲讲故事就能把钱拿到手,但现在,如果你没有像样的东西拿出来,就很难得到资本的信赖。”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到2016年底,VR产业1000多家公司融资主要集中在A轮以前,比例最大的是获得天使轮融资的团队,占比40.9%,A轮占比24.1%,A轮以后的企业少之又少。

  资本的犹豫或许也是有迹可循。“迈向未来,助力梦想——全球虚拟现实开发者大会”暨创新南山2017“创业之星”VR行业赛、2017中国新媒体创业滔客大赏VR专场决赛的冠军队伍深圳纬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如今,公司已拥有较成熟的产业链,既研发出VR眼球交互技术,获得多项专利,也在医疗领域探索VR的应用,其CEO栗明表示,公司将在明年达到收支平衡。然而,大多数公司却没有这么幸运,许多在VR产业探索两三年的公司至今尚未实现收支平衡。

  来自硅谷的Uponest Capital天使投资人郭威,在过去两年先后投资VR垂直领域的多个项目后,曾接受媒体采访表示,VR市场的引爆点需要一个垄断级别产品,就像此前AR领域中的口袋怪物游戏。

  从2016年的热闹,到2017年的瓶颈期,VR热潮似乎已过,无论是创业公司还是资本,都开始趋向理性,尝试寻找另一个突破口。

  “我们都在推动行业往前发展”

  今年11月份,HTC与京津冀虚拟现实协同创新研究院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中国虚拟现实行业应用联合实验室也正式启动,首批开设了石油天然气虚拟现实联合实验室、虚拟现实智慧水务联合实验室、虚拟现实文化创意联合实验室以及虚拟现实医学联合实验室。

  “科技改变生活。”深圳市水务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宛如意对虚拟现实智慧水务联合实验室的成立期盼已久,利用虚拟现实场景进行三维重建,能优化公司对城市供排水管网进行预警、监控、调度等一系列的管理,也为公司省下不少人力财力。

  “通过与京津翼研究院的合作,将让VR更容易进到大企业里,帮助他们解决问题。”HTC VIVE全球新科技技术副总裁鲍永哲说道。

  正如汪国平所预想,VR正在往行业应用上发展。“VR是一个应用型的学科,行业应用和消费应用就是它的巨大推动力。”

  事实上,HTC早在去年已经在这方面布局。去年11月,为解决未来行业内人才短缺、VR技术突破、行业应用等相关课题,HTC与深圳市政府联合建立国际虚拟现实研究院,积极调研产业问题及需求,利用VR提升效率解决行业痛点。

  同时,HTC与深圳政府发起100亿元的“深圳VR产业基金”,为初创企业提供资金,企图在深圳构建良性循环发展的VR产业生态系统,推动深圳乃至中国整个行业的发展。

  此举意味着未来VR技术将深度运用到行业中,并且进一步改变人们的生活。鲍永哲表示,在过去几千年里,人类无论是在使用上还是消费上都是平面的,而VR技术的运用将让内容从二维变成三维,HTC将用这样的方式让这个世界有不一样的发展。

  据《“互联网+”人工智能三年行动实施方案》,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将VR、AR纳入智能硬件产业创新发展专项行动中;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组织编制了《2016—2020年建筑业信息化发展纲要》,鼓励建筑行业使用虚拟现实技术;同时,商务部、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也公告发布2016年第47号《鼓励进口服务目录》,虚拟现实被纳入其中。

  “比起国外,中国的需求更强,中国对VR的推动力也比国外更高。”陈亚双谈及国内与国外VR发展的差异时表示。

  除了政府推动,创业团队也在前赴后继地投入其中。“中国团队的特点是落地非常快,能迅速做出产品,开始迭代并不断的优化”。谢智高笑称:“这是很浓厚的中国互联网特色。”或许这些公司的不断试错会为VR行业带来创新性发展,亦或许只会成为千军万马中倒下的一员。

  但就如栗明在取得冠军时说过的一句话:“我们都是先驱,虽然不一定能走到最后,但我们都在为这个行业的发展做出努力。”

  深圳晚报见习记者 唐文隽 实习生 邱晓君

[责任编辑:徐悠悠]

南昌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转载文字、图片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并且不以盈利为目的,转载稿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南昌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南昌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南昌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所有人联系,如果本网所转载稿件的作者或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ncnews123@sina.com)或电话(0791-86865371,0791-86865387)通知本网,本网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24小时论坛热帖

< 分享到 设置
+ - 正文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