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江西科技师范大学舒海平

大字 日期:2016-05-19 来源:南昌新闻网

    南昌新闻网讯 初识海平老师,是在2016年立夏前的一个下午。走进江西科师大的校园,心想他应该是位不苟言笑的“老夫子”,正盘算该如何“撬开”他的嘴,却不曾想远远看见一位“大胡子”笑咪咪地在向我招手,然后热情地把我带进他的办公室。

    这位“大胡子”就是舒海平老师

    舒海平,南昌职业技术师范学院(江西科技师范大学前身)外语系毕业,学生时期就致力于诗歌的创作,并屡有获奖,1996年毕业留校。

    海平老师的诗歌创作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

    那时他正读中学,正值我国改革开放不久,商品经济的冲击、信仰危机的蔓延给书市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乱像丛生”,不少读书人由此迷失了方向。但这股浪潮并没有影响到海平老师对于诗歌的执着与热爱,“从高一到高三,我每天都坚持写一首诗,那时候年轻啊”,千来个日子里,学业的压力之下,少年心思化作一首首诗歌,或青涩细腻,或年少“轻狂”。

    大学期间,诗歌的创作,多体现为对社会、人生的思考。“感觉来了,或许一二十分钟,一首诗就写完了”,聊到这里,海平老师颇为自得。如今海平老师依然每十日便有一首作品登刊。由于阅历丰富,诗歌也越加理性。这20年来,他以每年30首诗歌作品的产量,坚持到现在。

    谈到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诗,他点开自己的空间,那是一首“诗配画”《残荷》,平静的水面上是弯曲的荷梗,“你一生的感悟只化作碧水之上一个虔诚的鞠躬”。

    海平老师的QQ空间很有意思,里面有一个栏目“舒曼语录”,记录的是他宝贝女儿的童言稚语。从女儿舒曼牙牙学语时起,海平老师就有意将女儿的童言趣语一一记录了下来,这一记就是8年。小舒曼总有惊人之语,有一次大人问“爸爸妈妈有什么不同呀”,“爸爸力气大,妈妈脾气大!”这样的对话充满童趣,在我看来,这就是一首首童话般的诗。“我觉得这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把她说的话给记下来,小孩子嘛,讲话都是很有意思的,通过记录一步步看到孩子的成长。”

    海平老师眼中,生活就是诗歌。8年时间,近3000个日夜,从连字成句,到童言稚语,海平老师笔下的295首诗,就这样一字一句定格记忆。“等到她18岁时,我会将《舒曼语录》结集出版,作为礼物送给她,或者,等到她结婚的时候,在婚礼上给亲朋好友们看看新娘曾经有多么可爱、灿烂的童年!”

    虽然海平老师现在主要负责行政工作,却一直“不思进取”,不评职称,不“跑”职务,同事们总是笑说他“不求上进”。“我就是对这些不那么在意,对我而言,这都不是最重要的。”对此海平老师是这么解释的。这位一直在体制内生存的教师却一直平静淡泊着。可教学工作,他却异常看重:“我没有学位、没有职位,所以我格外珍惜上讲台的机会。”海平老师的课很杂,但大都和阅读写作相关。“教学方面我有一个苛刻的要求,课堂引用的所有经典篇目,自己必须先背下来。”每年给学校大学生新闻中心培训班学生上课,舒老师都有一个固定篇目——《春江花月夜》,“这首诗的第一句‘春江潮水连海平’,包含了自己的名字,所以我每次都会选择这首诗来作自我介绍。”

    作为一名大学教师,对于教育,他素来以敢说真话直话而“闻名”。“体制教育受诟病由来已久,那抛开体制教育我们是不是能找到更好的替代品呢?我一直在寻找。也许这一生我都找不到,但我就这么寻找着。”

    舒老师与朋友合作创办了自己的学校。“这个学校就是我的梦想开花的地方,花儿总是好的,但能结出什么果在于人为。这也是我为了自己的梦想作出的探索。”舒老师的学校创办不到1年,在校生已经超过300人。“也许体制会浇灭你的梦想,但我们自己要找到自己的灯光,照亮别人,温暖自己。”海平老师如是说。

    写一首诗可能不难,但能够坚持一直写下去就不那么容易,尤其在这个年代。生存也许并不难,但能为了自己的梦想放弃既得利益去追求却不容易。诗歌和梦想都很浪漫,舒老师的诗歌和梦想却在教育事业上开出了美丽的花朵。(龚冰 南昌新闻网大学生记者 彭斯梦)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范纯纯]

24小时论坛热帖